首頁>行業資訊>硬裝不“硬”,整裝咋“整”

硬裝不“硬”,整裝咋“整”

2019-9-18 9:44:09 來源:時時彩計劃網頁 編輯:时时彩计划网页

硬裝不“硬”,整裝咋“整”

來源:大家居新營銷




微信圖片_20190918093929.jpg



整裝將成為家居行業之終極發展趨勢似乎已經是一個不爭的結論,繼“全屋定制”、“大家居”之后,整裝成為行業新熱詞。
整裝可以被簡單地理解成從毛坯房到用戶實現拎包入住的整套裝修方案。它以客戶需求為中心和出發點,把硬裝、定制家具、電器產品、軟裝配飾等有機結合,從而解決了家裝消費者一站式服務、整體化審美的家裝需求。作為一種能最大程度滿足用戶需求的系統解決方案,整裝對于消費者以及產品、服務提供商顯然都有著十分明顯的價值和好處,故引來了行業內外眾多競爭者涌入,已有數百家家居企業競相布局。
整裝能火是必然的,但各路整裝企業的發展之路即并非那么順遂,其中,最大的制約是硬裝。

1

硬裝價值之體現






當下,進軍整裝行業的主要有“五路大軍”:
1.家裝公司(傳統家裝公司及互聯網家裝公司)轉型整裝模式;
2.家居產品企業(定制家具及活動家具)延伸整裝產品服務;
3.房地產企業延伸到整裝行業
4.家居賣場涉足整裝業務;
5.業外陌生勢力強勢進入整裝領域。



微信圖片_20190918093934.jpg




對于“整裝”的概念,行業內并沒有官方的解釋,不同的競爭主體有著不同的解讀。同樣都是做整裝,不同的企業從不同的角度和立場對整裝給出了不同的定義:
定制企業企業說:整裝=硬裝+軟裝+全屋定制
家裝公司說:整裝=設計+硬裝+主材+軟裝+定制家具+活動家具
互聯網家裝公司說:整裝=設計包+施工服務包+主材裝飾包+固裝家具包+活動家具包+軟裝配飾+家居用品+家用電器包



……




瞧瞧,無論如何定義整裝、無論怎么鼓吹“重軟裝、輕硬裝”,都繞不開硬裝及施工服務。
硬裝,是指添加在建筑物表面或者內部的固定且無法移動的裝飾物,具體來說,包括拆改、水電、泥木、油漆等。硬工是裝修階段必須完成的項目,而且一旦完成,很難改動。雖然各路人馬都在覬覦整裝這塊大蛋糕,但真正能做整裝的企業不多,能做好的更是鳳毛麟角,原因就在于硬裝。

2

硬裝之難難在哪


整裝是最近叫得最響的一個概念,也被稱為大家居行業發展的終極模式,然而,中國家居行業缺的從來不是概念、模式,其規模、水平的發展受制,一直以來都是因為施工交付,基礎硬裝交付手段的落后依然是整裝發展的最大痛點和制約。基礎硬裝之“硬傷”是消費者最大的痛點和槽點,施工周期長、偷工減料、質量無法保證,二次污染等弊端和問題讓消費者望而生畏。
為什么裝修行業發展了幾十年,仍沒有解決好這個問題呢?
表面看起來,主要原因在于人,即優秀的施工工人嚴重短缺。因為硬裝交付的水平掌握在工人手中,優秀施工工人的能力不足,相當數量的裝修企業在施工管理端尚難言具備基本水準,包括施工工人管理、工地管理、材料管理、售后管理等。



據《中國家裝行業發展狀況調查報告》的統計,中國室內裝修行業的施工工人97.6%來自農村,其中以縣鄉村地域關系或親緣關系為紐帶的工人來源占有最大的份額。施工現場作業人員主要由4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構成,男性比例在90%左右。由于年輕技術工人補充嚴重不足,施工現場勞動力老化現象日益突出,從業者隊伍的年齡、性別結構越來越不合理。而多年來,施工工人的職業技能培訓在全行業基本是空白,其實施難度非常大。




自上個世紀末開始,家裝行業中的優秀企業就開始在施工環節改革的嘗試,比如試圖將施工工人升級為現代產業工人,通過集中吃住,統一派工,月薪制,三險一金等現代管理手段,力圖施工工人職業化,施工工藝標準化,進而實現行業產業工人建設的目標,改變對施工環節管理不力的弊端。但已有的實驗都因為成本過高,管理難度太大,農民工多年來形成的習慣勢力過強而告半途而廢。
既然說“表面看起來”的原因是產業工人,那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筆者對家裝行業研究不深,不敢妄言,一言以蔽之,還是因為改變、改造行業的壓力、動力不足。家裝行業在產品開發上的投入微乎其微,全行業家裝產品研發機構屈指可數,與其他成熟行業的差距非常巨大,也是一個原因吧。

3

硬裝難題繞道走




連最擅長于硬裝施工的家裝公司,至今也沒有完美地解決硬裝的問題,以至于硬裝交付,仍是家裝消費者現如今最大的痛點和槽點,那么,產品與材料商要想進軍整裝,豈非面臨更大的問題?面對這道明明繞不過去的門檻,產品和材料商們卻還是選擇了繞道走,只不過,用了一個更好聽的詞,叫“賦能”。其中,以歐派和尚品宅配為典型代表。




歐派整裝大家居可以理解為一種垂直模式,與各地頭部家裝公司進行一對一的直接的垂直合作,對家裝公司進行歐派知名度的品牌賦能、所見即所得的設計賦能、全屋定制產品的交付賦能,讓家裝公司從半包模式向整裝模式轉型。這種模式的重點在渠道,特點是強強合作,各取所需。



尚品宅配的HOMKOO整裝云則是以技術為核心,為家裝公司提供包含軟裝、硬裝甚至家電配套在內的一體化設計,再提供從輔材、主材、定制家具到全屋配套產品的一體化產品,然后,通過中央計劃調度系統,實現從人管理工地到系統管理工地的轉變,實現一體化施工。有所謂四大軟實力“整裝銷售設計系統、建筑級虛擬裝修系統、供應鏈管理系統和中央計劃調度系統”+三大硬通貨供應鏈平臺“主輔材、定制家具和配套品”。相比而言,尚品宅配的“賦能”色彩似乎更強一些,這種模式的重點在后臺,在技術支持。




對于其它形形色色的整裝企業來說,無論品牌大小、實力強弱,面對硬裝,也大多選擇了繞道而行的方式。號稱“在泛家居領域獨創產業路由器模式”、打造全球最大的“集產品平臺、銷售平臺、物流平臺和服務平臺為一體的一站式整裝建材供應鏈S2b2c平臺”、正積極進行全國招商布局的“斑馬倉”,似乎沒有其解決不了的供應鏈問題,但硬裝施工還是沒法自己干。他們怎么干的呢?在“當地整合了一批具有專業施工驗收的工程監理團隊,并建立了嚴格的監管機制及驗收標準,由斑馬倉提供第三方工程驗收服務,保障客戶的工程質量。裝修業主只要選擇與斑馬倉合作的裝企、施工方及材料商,斑馬倉則會提供全方位保姆式跟蹤服務,從客戶開工之日起,全程跟蹤裝修進度和施工質量的把關驗收,合理安排材料的選定、下單、進場、安裝日程及售后服務。”

4

硬裝癥結如何解






好了,說來說去,整裝企業硬裝的問題,終究還是丟給了家裝公司。那么,因為硬裝只能由家裝公司來做,那是不是意味著家裝公司就是做好整裝的不二之選呢?
不見得。



家裝公司掌握著硬裝的資源,但并不意味著就能改善硬裝的服務。原來的家裝公司、無論是傳統家裝公司還是互聯網家裝公司,都是“空麻袋背米”,其實就是一中介。原因為裝修公司的流量是單一的,就是靠家裝設計師的設計圖,此外,家裝公司能干、擅長的活,就是硬裝。當面臨定制家居和軟裝對用戶流量的搶奪,家裝公司也開始了整裝之路,大型家裝公司,可以通過收購工廠等方式,將櫥柜、木門、全屋定制等產品全部打通,提供包含硬裝、軟裝和全屋定制家具的全部產品。對于規模不大、實力不夠的中小家裝公司來說,想要不淪為配套服務,也選擇了與定制家具、材料廠商展開合作。所以,整合也好、聯合也好,并沒有改變家裝行業的本質,并沒有讓以硬裝為服務強項的家裝公司獲得改善硬裝服務的足夠的動力和壓力。對于整合、聯合過來的家裝訂單,硬裝的活,家裝公司最終還是丟給了施工隊,丟給了包工頭。




那么,通過“裝配式家裝”是否是終極解決之道?關于此,也有意見不同的爭論。深圳家協住宅精裝研究院院長關永康認為:“中國住宅產業化成功的標志,是不再提定制兩個字。日本從來沒有見過定制家居,他們從來沒有定制,只有模塊化的方式,才能實現快速精準交付。”而司空新家裝董事長郭興田則認為:“工業化是未來家裝市場的必然趨勢,毋庸置疑,但國情不同、文化不同,裝配式的家裝工業化須以建筑標準化為重要前提,中國已進入存量房時代,現在的裝配式家裝,不適合中國市場,工業化定制才是。”






篇幅有限,在此我們不去展開討論“模式化”、“工業化”兩種不同裝配式家裝的背后的種種差異,我們相信,所有行業的終極形態都是工業化。整裝的發展,一定會促進行業、企業間的橫向整合,裝修中硬裝的節點有可能被某些商業模式所激活,硬裝將實現產業化。唯有實現產業化,才能真正解決硬裝的問題。
從產品形態看,整裝是對裝修及居住需求進行整套產品滿足;從企業運營層面,整裝涉及了設計、選品、裝修、售后等一站式服務供給。如果硬裝服務差、體驗差、效果差的痛點并沒有通過整裝模式得到良好的解決。那所謂的整裝,就只是強強聯合、相互賦能等一堆宣傳語,就只是產品和服務和簡單疊加,而不是實現運營效率提升、用戶體驗提升、對傳統家裝運營模式的真正變革。




中國家裝行業是伴隨著史上最大規模的新房建設發展起來的,但新房蛋糕也將很快隨著精裝時代快速的到來以及新交付房屋數量的必然衰減而改變,新房裝修離我們漸行漸遠。中國家裝行業已進入存量房時代,老房裝修、局部裝修是整裝市場未來主要的開發方向,將催生和幫助更具產品化特點的整裝市場高速發展。科技在持續創新升級,用戶的需求也在不斷發生變化,想要達到“整體家裝”,一定是最大程度去滿足用戶,并提供整套居住服務的系統解決方案。在此我們也不妨大膽預測一下,在整裝兩大主力軍——產品型公司與裝修公司的終級PK中,全國TOP產品型公司、全國性TOP型整裝公司作為多品類產品集成者、設計主導權提供者將勝出,大部分家裝公司將成為整裝交付落地城市服務商,成為精品施工者。


來源:大家居新營銷